年轻人兼职月入过万、平台业务增长约三倍……灵活用工行业正爆发

广告

出品 | 创业最前线作者 | 李小反编辑 | 蛋总新冠疫情带来的“危机”让一些行业受到重创,但也有些行业趁机爆发,比如灵活用工。

年轻人兼职月入过万、平台业务增长约三倍……灵活用工行业正爆发

出品 | 创业最前线

作者 | 李小反

编辑 | 蛋总

新冠疫情带来的“危机”让一些行业受到重创,但也有些行业趁机爆发,比如灵活用工。

今年以来,不少企业为了降低成本而裁员,以招聘兼职员工来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转。而那些被裁掉的员工也入驻灵活用工平台,做起了兼职。

有从业者对「创业最前线」表示,今年以来,其业务量增长了约三倍。

其实,灵活用工行业从2015年就已经快速发展,今年的疫情则是“加了一把火”。不过,疫情也使得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,失去竞争力的企业开始被淘汰,剩下的玩家正鼓足干劲。

这是一个千亿级市场。玩家们正摩拳擦掌,准备掘金。

1、灵活就业

年轻人选择灵活就业似乎正在成为一个趋势。

亿欧发布的《2020年灵活用工行业研究报告》提到,灵活就业人群画像偏年轻化,普遍在35岁以下。

疫情期间,这种现象更为普遍,而且还从蓝领扩大到白领群体。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,近三成白领从事过灵活就业或兼职。

“3月开始,大量高学历人才入驻时薪小程序。今年以来入驻的人才,已经超过6500人。”时薪小程序CEO杨光告诉「创业最前线」。这些入驻的人才中,60%的活跃用户都是18至29岁的年轻人。

95后秦玉便是其中之一。

今年6月,做设计工作的秦玉开始做兼职。她的目的很简单,多攒些钱。

展开全文

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,她已经在时薪小程序上接了170多单。这意味着,她平均每天都要完成至少1.4个单子。

有时候任务着急,她需要忙到凌晨两三点。周末的时间最充足,有兼职的时候她可以放弃休息时间。甚至连公司出去团建,她也带着电脑在酒店完成兼职。

而兼职给予的回报也是丰厚的。“我现在兼职的每月收入大约是本职工作的三分之二,兼职总收入已近两万元。”秦玉称。

年轻人兼职月入过万、平台业务增长约三倍……灵活用工行业正爆发

相比于秦玉,王雅做兼职的时间则更长一些。

她原本的工作是文案策划类,从2018年开始就在时薪小程序上接单兼职。最初,她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。随着单子越来越多,去年下半年,她的兼职收入甚至超过了本职工作的工资。

今年4月开始,她感觉到订单突然多了起来。“每天都差不多有三单,每个月的收入在一万左右。”

王雅不仅是受雇方,同时还是雇佣方。今年,她决定创业,开了一家策划工作室,为了减少成本,她把部分工作交给兼职人员去做。

她表示,以剪辑视频为例,兼职人员的成本大概在1000元左右,而同等水平全职员工的薪资一般在8000元左右,还不包含五险一金的成本。在上海,每位员工五险一金的成本也至少要2000元。

除了成本低,王雅也很看重这些兼职人员的资质。

她发现,很多平时无法接触到的中高端人才,在兼职平台上就能雇佣到,价格也不高。

比如做一份商业计划书,找金融机构的人来做,大概需要5万元。但如果在时薪找一位金融大牛,5000元以内就可以搞定。

在平台方看来,如今不仅兼职的人数增多,之前入驻平台的人才对兼职工作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。

“他们之前很佛系,不怎么看重一两千元的兼职订单。”杨光称,而今年这些人的态度却平和了很多,服务意识增强。

王雅也表示,作为受聘者,为了能与雇主保持长期合作,她会认真对待工作,尽量服务好客户。而作为雇主,她也愿意跟配合度高的人员继续合作。

不难看出,随着经济大环境的变化,如今白领们对兼职的需求正在变强。

2、迎来爆发期

多位从业者表示,疫情初期,服务行业受到重创,灵活用工行业也被波及。但是从五月开始,灵活用工行业开始爆发。

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,今年灵活用工招聘需求大增,其中今年二季度灵活就业招聘需求增长76.4%。

灵活用工平台的数据也验证了这一点。

“与去年相比,今年我们的业务量翻倍。”兼职猫CEO王锐旭告诉「创业最前线」。他预测,接下来几个月,整个行业的业务应该还会持续增长。

青团社COO莫凡也对「创业最前线」表示,今年其业务量增长了约三倍。

灵活用工最先进入蓝领生活服务业,随后逐渐扩大到白领人群。疫情期间,这些偏技能,以及线上岗位的数据也很亮眼。

“今年,像文案、开发、摄影这些偏技能类的兼职需求,增长了约90%。”王锐旭称。

杨光表示,4月份时薪的业务量也有了明显的上涨。相比于3月,业务量增长了一倍。之后的几个月,时薪每月的业务量都在增长。最亮眼的数据出现在8月,业务量比上个月增长了343%。

“之前的订单列表也就两三页,现在一般都是七八页。”杨光称。

造成这种现象最主要的一个原因,就是疫情期间很多企业为了降低成本而大幅裁员。为了公司正常运转,他们开始考虑兼职人员。于是,这些灵活用工平台的订单量上升。另一方面,大量员工被裁、被降薪,为了生计而入驻灵活用工平台,做起了兼职。

杨光对「创业最前线」表示,按照往年来说,七八月是招聘行业的淡季。但今年由于疫情的原因,不少企业的业务刚恢复不久,这几个月都在争分夺秒,要把浪费的时间补回来。于是,很多企业的兼职需求被释放出来。

年轻人兼职月入过万、平台业务增长约三倍……灵活用工行业正爆发

虽然灵活用工在今年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,但这个行业其实在2015年左右就已经有了爆发的趋势。

第一个原因就是中国经济增速趋缓,下行压力有所加大。

灵活用工这种模式起源于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。当时,全球经济大萧条,以及随着二战爆发,美国经济受到严重打击。企业为了降低成本,推动了灵活用工模式的发展。

随后,70年代日本经济进入低迷期,这种模式又流传至日本。目前,日本仍然是灵活用工最普遍的国家。

同样,我国经济发展放缓,加速了灵活用工行业的发展。

第二个原因,则是老龄化进程加快,人口红利逐渐消失,企业的用工成本增加。而餐饮外卖、打车等新型用工形态的出现,也促进了灵活用工市场的成熟。

另外,社保入税也推动了灵活用工的发展。

2019年起,我国正式实施“社保入税”新规,规定企业必须按照全额工资为员工缴纳社保,这就导致了企业经营成本的提升。以餐饮业为例。有媒体曾报道,餐饮企业的利润可能因此下降30%。

经过疫情,企业对灵活用工的接受程度也更高。

王锐旭对「创业最前线」表示,今年上半年,他们跟团省委一起合作,开展共享员工的公益项目,帮助400多家企业调配员工。这些企业中,有一部分偏传统行业,之前并不看好灵活用工,而现在他们都接受了这种模式。

灵活用工的市场,正在被加速打开。

3、“马太效应”加剧

“这是一个千亿级市场。”从业者们表示。

亿欧在《2020年灵活用工行业研究报告》提到,预计2020年国内灵活用工市场规模约7258.2亿元,灵活用工市场渗透率为8.24%。

巨大的市场空间吸引了众多玩家进入。但是,目前行业并没有统一标准,法律法规也尚未健全,这也使得灵活用工行业在整体上呈现出鱼龙混杂的局面。

尤其是经过疫情的催化后,行业的马太效应已经显现。

“有些灵活用工企业在初期为了铺市场,花费过多,导致资金流出现问题。”一位从业者称。疫情期间,这些失去竞争力的企业或许将被淘汰。

另外,在灵活用工交易中,不只是撮合B端和C端这么简单。

“首先要挖掘B端的用人需求,并将其精细化,保证岗位的真实性和准确性。同时也要核实C端用户的真实求职信息,并做多维度分类处理。”独立日相关负责人对「创业最前线」说道。

撮合成功之后,还要对他们进行服务和追踪,比如,排班、薪资发放,以及沟通上班过程中是否适应等。

因此,行业内不少平台都研发了自己的系统,以此提高自身的竞争力,这就导致模式很重。但是,从业者认为,这也是行业的壁垒所在。

年轻人兼职月入过万、平台业务增长约三倍……灵活用工行业正爆发

“行业的洗牌已经开始。”王锐旭对「创业最前线」表示。

“部分中小型的人力资源公司计划转型做灵活用工,但是并不成功。在这次洗牌中,他们或许将被淘汰。”王锐旭补充道。

他认为,未来行业内可能会出现几家头部公司,吃掉大部分的市场份额。而小玩家也有其生存空间,比如依附于头部玩家,主要做垂直市场的落地,或者深耕三四线城市。

为了鼓励灵活用工行业的发展,今年以来,政府也陆续出台了一些政策。

例如,7月14日,《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 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》中就提到,要强化灵活就业劳动权益保障,探索多点执业。

7月22日,相关会议上提到,“各级政府要想方设法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。”

洗牌之后,灵活用工行业将更加规范,加上政策的扶持,从业者们都鼓足了干劲,希望趁机吞下更多的市场份额。目前,这个行业的格局尚未确定,但可以确定的是,随着灵活用工市场的规模进一步扩大,企业、用户与平台方三者之间的“协商博弈”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。

*文中配图来自:摄图网,基于VRF协议。

责任编辑: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闻章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52fawenzhang.com/4848.html

广告

作者: 闻章网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